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妇产科哪个医院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14:22:1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妇产科哪个医院好,华美女子医院电话,宁波华美医院价位?,宁波华美医院好?,宁波华美妇科医院做人流多少钱?,宁波华美的地址,宁波华美女子医院堕胎怎么样?

  自7月1日起,由于能源价格飚升,澳洲企业和家庭负担的能源费用大大增加,所引发的“蝴蝶效应”正在澳洲多个行业中显现出来。

  能源格局大变

  总部位于维州的Wilson Transformer公司,能源费用由原先的80万澳元增加到了150万澳元,涨幅达83%。其中电费上涨了3倍多。高峰价格由4.4分/千瓦时上涨到15.4分/千瓦时,非高峰价格由2.5分/千瓦时上涨到9.65分/千瓦时。

  公司总裁Robert Wilson说:“这是个巨大的冲击,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价格,因为我们要参与进出口的竞争,因此这会造成我们的利润下降。”

  Wilson及其他消费者将能源价格飚升的原因归咎于今年三月法资企业Engie关闭了位于Latrobe谷的1600兆瓦的Hazelwood煤电厂。这一事件直接导致市场失去了浮动成本基底负荷电能的一大来源,使更昂贵的燃气发电成为整个批发市场的定价者,从而导致能源价格飚升。Hazelwood煤电厂关闭后,一些商业用户的电费最高涨了2倍。

  “我们都知道那是个又老又脏的褐煤电站,但现实是不应该突然就把它关闭了,这样只会扰乱市场。” Wilson说。

  能源价格上涨同时,市场对于Bass Strait离岸平台的意外关闭所变得更为担心,目前东海岸天然气供应短缺的局面令人担忧。此前,澳洲东南部刚遭遇了寒潮袭击。

  Bass Strait离岸平台关闭,造成东海岸天然气供应减少了15%,并引发天然气批发价格的猛涨,整个能源产业都感到压力骤增。

  一些家庭电费涨幅可达20%。不过目前受影响最大的,还是那些在电力市场供应过剩时长期签约的企业,他们要应付的能源价格涨幅更高。

  三成企业承受“暴涨”的账单

  Hazelwood煤电厂的关闭并不是能源市场格局大变中的全部故事。变电公司Wilson近期也更换了供应商。该公司的供应商原先一直是ERM电力公司,几个星期前,公司将供应商换成了Origin.

  “现在我们已经看到批发市场的价格飚升,因此无论你和哪个零售商谈,都是一样的。” ERM总裁Jon Stretch说。他提到,Alinta关闭了在南澳州的Northern煤电厂,还有其他煤电厂也相继关闭,这使基底负荷电力供应大减,电力供应对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倚赖度更高。而商业用户签订电费合同时的价格是根据签约之日的远期市场价格,因此批发价格上涨会直接反映在当前的电费合同上。

  据电力采购咨询公司Energy Action称,一个客户每年的电费由1200万澳元上涨至3200万澳元。企业供电合同一般期限为5年,现在那些2012、2013年签订合同的企业合同即将或已经到期,他们需要按照新的价格重新签合同,这部分企业所受的冲击最大。Energy Action预计这些企业比例为20-30%。

  能源危机或损害澳洲经济?

  澳大利亚食品和杂货委员会(AFGC)新主席Tanya Barden说,能源价格飞涨将对该行业的生产商产生严重影响。

  目前生产商不断受到来自超市的利润挤压,超市价格战的压力正转嫁到生产商身上,现在能源价格上涨以及可靠的能源供应不足,使生产商的状况雪上加霜。

  AFGC是一个代表全澳1250亿元食品和杂货制造业的行业组织。该行业组织会员包括一些世界知名生产商,如Simplot、 Johnson & Johnson、Unilever、 Lion百事可乐、雀巢等,还有一些较小的生产商,如比奇沃思蜂蜜。

  Barden警告说,过高的能源成本将损害行业的盈利能力,以及投资建新厂、购买新设备和创新的能力。

  “成本上升会制造很多压力。我们看到,能源成本翻了两三番,这真的会对盈利产生影响,尤其是过去六年来我们还面临着超市压低价格的压力。” Barden说。

  Barden认为,亚马逊的到来对食品和杂货制造业是件好事。“我们认为这很好,这能让我们拥有更多的消费者。亚马逊可能开始还只是个小参与者,无法与超市相比,但他们会改变消费者的行为习惯,会改变消费者的交货模式。亚马逊是支持品牌发展的,因此这是个巨大的机会,它会成为我们的一个重要渠道。”

  对于能源价格飚升的现实,Barden显得很担忧:“制造业要求的是长期投资,因此需要价格可负担的、可靠的长期能源供应。现在我们一些会员企业突然需要多付两三倍的能源成本,而且有时还只能得到一个期限为一年的合同,未来会怎样,谁都没有把握。对于许多企业来说,这是关乎他们还能否继续在澳洲经营的一大风险。”

  Barden与一些CEO一起表达了他们对能源价格上涨和能源安全的抗议,称这会损害澳洲的经济。

  制造商们责备零售业挤压其利润,但零售业也自有苦衷。今年早些时候,澳洲最大的连锁超市Woolworths的主席Brad Banducci称,高昂的水电天然气账单,成了Woolworths削减成本和提高效率的一大困扰,这一过程就好像“试图跑赢一头熊”。

  目前全澳两大连锁超市Woolworths和Coles正应付来自廉价超市Costco和Aldi的竞争,控制成本成了当务之急。

  钢铁制造商BlueScope的老板Paul OMalley将目前的状况直呼为“能源灾难”。CSR主席Jeremy Sutcliffe则呼吁,当前能源问题正在威胁企业的经营,在能源密集型行业,失业率会因此攀升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华美医院做人流要多少钱?